风无眠

风吹动思绪,梦扰乱心情。想去找你,但你已朦胧。

水手上岸了,可他的心还在船上;船带他走向远方,带他走向辽阔。他喜欢船上的飘摇,就像他喜欢无束的自由,他喜欢海,就像他儿时一样喜欢父亲辽阔的肩膀。在船上看日出日落,看朝霞余晖,看风平浪静,看大浪风急。一切归于平静,一切始于安宁。

生活

儿子现在慢慢的会爬了,不过是倒着爬。他的每一步倒退都是为了下一步更有力的前进。
儿子爬行的一小步,都是他人生的一大步。
媳妇说儿子现在自己试着可以拉着东西站起来了。
农民的朴实和无助会让农民拿出命和别人赌。因为他们觉得最值钱和最贱的都是命。

20年后

生活就是这样的将我折磨,可是我竟无话可说。家里有媳妇儿子和我,我们依然快乐的生活。
孩子一天天成长,直到长成大人的模样,那时的我也许会拉上你,一起回忆你小时候的时光:时间匆忙,转眼人老珠黄,想想你的妈妈,她还是个姑娘,曾也惊艳一方;再看看你这孩子,小时候就让人抓狂,总爱拿着东西不放,总是把衣服弄脏,在家你就东跑西撞,出门大家叫你小胖。
想想你是未来的希望,总会让我嘴角不自觉的上扬。
对于未来我已无所奢望,只盼你健康成长。

突然想到一碗鸡汤

越努力越幸运!

期待一场来势凶猛的暴风雨,去改变些什么,一改这死气沉沉的局面。

成长日记

今天儿子第一次自己反身成功,这离他自主更近了一步。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就哭了,媳妇正在洗澡,只能我抱着儿子,过了一会他就在我的臂弯中睡着了。听着他的呼吸声感觉他就是这个世界,抱着他就像拥有世界。

金鱼

看着公司外面的金鱼,忽然一个念头出现脑海。外表还是很重要的:要不是金鱼拥有彩色的外衣,也许早就出现在人们的餐桌上了。

成长日记

把儿子和媳妇接回来一个星期了。儿子已经懂得一些事情了。白天老妈和我抱他,他都可以接受,当夜幕降临再抱他他就有点不愿,眼睛总是东望西看,眼睛搜寻来、搜寻去,终于看到他妈妈了,压抑很久的情绪终于爆发了,开始憋嘴,接着就会哭出声音,然后是大哭。只有妈妈的安慰,才能平复那种难过、紧张和委屈。孩子从小是如此需要妈妈,不知何时你也将独自成长,远离妈妈的陪伴;不知何时你将成长到觉得妈妈唠叨;不知何时你会觉得不需要妈妈的陪伴了,你想拥有独自的生活;不知何时妈妈也将远离你成为回忆。但愿长大后的你是一个健康善良孝顺真诚的孩子。
现在洗澡也害怕了,还不懂得玩水,站在水盆里就开始嚎啕大哭,此刻妈妈的安慰也无济于事,唯有让他脱离水盆才能停止哭泣,而后他又恢复到平时的模样开始独自玩耍,开始吃自己的小手。
记录成长,感恩陪伴!

儿子

媳妇带着儿子回家快两个月了。媳妇说要把儿子放在老家过来,一起好好挣钱。我说算了吧。我从小没有做成留守儿童不能让儿子成为留守儿童。我们两个至少要有一个人在儿子身边。

公司仓库搬走了,在这里度过了4年多的时光。来的时候很空,走的时候很满。和我们一起来的还有两只猫,大咪和小咪。小咪因为爱偷吃,中途就被送走了。
刚来的时候大咪和小咪都是刚刚会自己吃东西。现在已算是老猫了,那天按网上说的猫的年龄计算,今年大咪应该36岁了。仓库基本搬空已好几天了,上周五晚上去仓库扫尾,看见大咪挨着柱子躲在一个箱子后面睡觉。看着她一个孤单的样子,心中悠然有种不舍,一种不安,担心我们都走后她一个怎么办,会不会没有吃的,会不会淋雨,会不会被隔壁的大黄(大黄是条狗)追。看着如此凄凉的景象,不由得叫了她的名字:大咪。她凑过来对我撒娇,用头使劲蹭我的裤腿,并发出喵喵的叫声,像是在诉说着什么,亦或什么也没有说……
临走前觉得把她装进箱子带到新仓库这边,把她放进箱子时,她非常紧张,使劲的抓着箱子,想要挣脱,像是要挣脱未知的命运,不舍离开。最后还是封箱把她放进了后备箱。当我们打开后备箱准备放最后一点杂货时,大咪嗖的一下窜了出来,跑进仓库。纸箱已被她撕了一个大洞。跑进仓库她并没有着急跑走,只是当我们想再次抓住她,靠近她的时候,她才慢慢的跑出去。我猜:她不知道我们为什么离开;她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抓她;她也许只知道这个地方她生活了4年多,她要留下。